给女儿的嫁妆,不做规划会怎样?

作者:佳敏

嫁妆是女子出嫁时,娘家准备的陪嫁至夫家的结婚用品及财产财物,如房子、车子、家具及其它用品。传统观念中,嫁妆的多寡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女方在夫家的地位。所以父母为了女儿的未来生活,往往会准备极为丰厚的嫁妆,在我国部分地区还有以嫁妆斗富的习俗。到了现代,由于男女平等的思想传播,送嫁妆的传统更是得到发扬。尤其是独生子女,父母甚至会倾其所有为女儿准备嫁资。但这些嫁妆真的能保障女儿的将来,为女儿所用吗? 越来越多的案例显示,送嫁妆的方式不当,不仅容易引起夫妻矛盾,一旦婚姻破裂还会导致女方嫁妆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被分割。

图片来源: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E4KJBHHP05219N8V.html

案例一[1]:小杨的妈妈为女儿准备了50万元的压箱钱作为嫁妆。在小两口结婚登记之前,这50万元就已经存到了小杨的银行账户里。丈夫小李知道后开口问小杨要这50万元,说生意上要周转。小杨不肯,坚持这是母亲给自己的压箱钱,不能轻易动用。小李则认为,这50万元的嫁妆,应当属于夫妻共有财产,自己当然可以动用。夫妻两人刚结婚没几天,就因为嫁妆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双方争议:50万元的嫁妆到底属于夫妻共有财产,还是属于女方的个人财产。

由于小杨父母在赠与嫁妆时未明确表明是对小杨一人的赠与,这50万元嫁妆的属性不明确,最终导致小杨夫妻为嫁妆归属产生争执,影响了夫妻感情。另一方面,虽然之后双方通过公证明确了嫁妆属于小杨的个人财产,但丈夫出于生意周转需要用钱,而小杨嫁妆可以灵活取用的情况下,小杨坚持不动用嫁妆还是可能引发家庭矛盾。

案例二[2]:2011年,小静与阿武登记结婚。在结婚前的几个月,小静的父母向女儿转款50万元作为嫁妆,用于购买一辆丰田霸道PRADA汽车。由于小静是佛山人,没有广州户口,不具备在广州办证的资格,所以将车辆登记在未婚夫阿武名下。然而结婚才两年多,小静夫妻就因感情不和离婚。离婚后,小静要求阿武将豪车返还,却遭到拒绝,遂诉至法院。

双方争议:汽车是否属于对小静个人的赠与。

法院判决:一审-越秀法院认为,仅凭小静提交的汇款凭证并不足以证明其所主张的车辆登记在阿武名下的原因,小静对此应负举证不能的责任。考虑到证据情况以及保障物权登记的稳定性,判决小静败诉。

二审-广州中院认为,小静关于涉案小汽车属彩礼嫁妆性质的主张,不符合婚姻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驳回小静的上诉请求。

由于小静父母赠与嫁妆的方式不当,小静难以主张自己的权利,短短两年的婚姻却导致大量财产流失。此外,女方以车辆作为嫁妆,即使离婚后能顺利取回车辆,也要面临车辆价值的大量贬损,不利于女方离婚后的生活。

图片来源:http://plus.baike.com/articles/573663.html

通过以上案例,不难发现,嫁妆作为女方在婚姻关系中安身立命的保障,需要妥善安排才能发挥其作用。女方家长在陪送嫁妆时需要注意明确赠与对象,通过公证、嫁妆清单等方式明确嫁妆是对女方个人的赠与,为女方的婚前财产。同时谨慎的进行物权登记,以免产生财产权属争议。

在做到以上两点之外,选择合适的陪嫁资产也很重要。车辆、生活用品等陪嫁资产不仅容易发生价值贬损,还容易引起财产分割的风险。现金形式的陪嫁容易在夫妻共同生活中消耗与混同,且难以避免夫妻共同债务风险。

爱女之心人人皆有,每一位父亲母亲都希望自己女儿出嫁后能一直生活得幸福快乐,所以竭尽所能为女儿准备嫁妆。但为了防止财富带来的副作用,避免“婚财两空”的结局,还是应当咨询律师等专业人士,提前做好法律规划。


[1] 案例来源于中国网微博 https://weibo.com/3164957712/HkiITf8sw?type=comment 。

[2] 案例来源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微博 https://weibo.com/3615122967/BeIbEppuN?type=comment#_rnd1583839071538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