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罗马法中的信托

作者:曹炜,原创作品非请勿转

主流观点认为,信托制度起源于普通法系(英美法系),从衡平法发展出来的信托财产双重所有权是信托关系存在的基础。然而,在民法法系(大陆法系)的基石罗马法中,同样也存在着与信托相似的制度。
Cicero Denounces Catiline Cesare Maccari 1888
图:Cicero Denounces Catiline(Cesare Maccari,1888)

如同英美法系中的信托一样,罗马法中的信托也是来自民众对于继承的需要。在罗马法中,继承可分为遗嘱继承与无遗嘱继承两类。如果一个人希望他的财产在其去世后由特定的人来继承,那么遗嘱继承就是他首要考虑的方法(当然遗嘱继承制度所主要解决的问题是身份的继承,其次才是财产)。

由于罗马法早期仅存在两种立遗嘱方式,即民众会议遗嘱与战前遗嘱,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罗马市民法又增加了第三种遗嘱形式即要式买卖遗嘱(testamentum per aes et libram),立遗嘱人必须聘请五位成年的罗马市民(具备遗嘱证人能力)作为证人并同时聘请一位司秤,由立遗嘱人书写遗嘱,并从形式上将财产以要式买卖方式卖给买受人。在立遗嘱人死亡后,买受人依照遗嘱把财产交给遗嘱继承人。

然而并非任何人都能够通过遗嘱方式获得遗产。罗马法对于“遗嘱继承人的能力(capacita’ di succedere)”进行了规定,所谓“遗嘱继承人的能力”是指继承人依照遗嘱进行继承的或者受遗赠的资格。“遗嘱继承人的能力”的一般要求是1、遗嘱指定的继承人是特定的人;2、继承人具有罗马市民身份;3、继承人是自权人;4、继承人的人格没有瑕疵;5、继承权没有被剥夺或者被限制。“自权人(sui iuris)”是独立于罗马的家庭权力(manus或potestas)的人➀,一般是指“家父(paterfamilias)”,即在公法、私法领域均享有完整权利能力的人。而“人格瑕疵”是指在罗马法中,有人格者发生了人格减等的情况➁,如该人的自由权、市民权或家族权有部分或全部丧失,即为“人格减等”。继承权被剥夺的情形如敌对分子的子女、脱教者和异教徒等;继承权被限制的情形如奥古斯都时代对已满适婚年龄不婚、或者结婚之后不愿生育的女子限制继承权。

“遗嘱继承人的能力”的特别规定是1、家子、他人的奴隶、遗腹子和聋者具有继承能力,但无法取得遗产的所有权;2、团体,从原则上不得作为遗嘱继承人逐步发展到有权利继承他人财产。

遗嘱继承人的范围有限,且设立遗嘱的方式复杂且繁琐,如果当事人不便于设立遗嘱,或者当事人希望把他的财产交给不具有“遗嘱继承人的能力”的人,于是就通过设立信托的形式让可信任的人来继承或接受遗赠,再通过可信任的人来实现把财产交给不具有“遗嘱继承人的能力”的人之目的,优士丁尼(Justinian I)在《法学阶梯》之中以“遗产信托(fidecommissum)”来定义这种法律关系。

justinian I

罗马法中的遗产信托涉及到三个主体:被继承人(委托人)、受托人及受益人,通常的遗产信托关系为被继承人委托因其死亡而受益的人(受托人)对第三人(受益人)事实某种恩惠的行为。本质上来说这是一种遗产执行的方式。遗产信托不被市民法所接受,更多的是为裁判官管辖。也因此原因,遗产信托关系更多的依赖于对受托人的信任。然而这种法律关系契合当时社会发展的需要,所以得到了极其普遍的应用。

罗马法中的遗产信托与遗赠有一定的相似性。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万民法与市民法的合流,在优士丁尼时代废除了两者之间的区别。

近现代的信托制度出自英国,但我们可以想象,罗马法中曾经被广泛应用的信托制度对于近现代信托制度产生所带来的影响。

➀[意]彼德罗·彭梵得,黄风译.罗马法教科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43.
➁费安玲.罗马法继承法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1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